【专访】诺奖得主赫克曼:发展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(上)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4-13 12:33

【专访】诺奖得主赫克曼:发展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(上)

2018-04-13 10:15来源:中国经济报告扶贫

原标题:【专访】诺奖得主赫克曼:发展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(上)

【孩子们无法选择他或她出生的家庭,但社会可以丰富弱势儿童的发展机会】

□中国经济报告 王艺璇

姆斯·赫克曼(James Heckman)1944年生于美国伊利诺斯州的芝加哥,1971年获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,曾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、耶鲁大学任教,后获任芝加哥大学亨利·舒尔茨杰出成就经济学教授。2000年,他因在微观经济计量学领域“对分析选择性抽样的原理和方法所做出的发展和贡献”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。这位在56岁即获得诺奖的经济学家,在应用经济学和理论计量经济学领域所取得的成就令世界瞩目,他的关于选择性偏差和社会规划评估的方法,以及对异质消费者偏好和时间序列数据的分析方法,在应用经济学领域有着广泛的应用。近年来,他致力于用计量经济学方法去证明,孩子的早期教育能为其后天技能的形成打下基础。在2018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举办期间,《中国经济报告》专访了赫克曼教授,他就扶贫、教育、养老等问题发表了一些洞见。

扶贫的最终落脚点是投资教育

中国经济报告:精准脱贫是中国现阶段的三大攻坚战之一,你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的演讲中提到“长期有效的扶贫政策注重的应该是投资教育,而并非单纯的收入再分配”,其中深层次的原因是什么?

詹姆斯·赫克曼:从人类发展的角度看,解决社会问题的根本点不在于事后的矫正而在于预防。美国在过去50年间实行的收入再分配扶贫政策已经失败了。中国的扶贫政策应避免重蹈覆辙,并从美国实践中积极吸取教训。

教育的今天,就是经济的明天。外出打工挣钱的父母、疏于关注和教育的留守儿童,正成为中国许多农村家庭的普遍状态。这些被留在乡下的孩子在同龄人中占据很大比例,而其祖父母的受教育程度一般非常低,收入水平非常低,资源很少,我很担心这种贫困会代际传递。所以,在扶贫过程中,应该加快弥合中国城乡教育的差距,加大农村人力资本的投资力度。而最应注重的,就是对于贫困家庭儿童的投资。

如果社会能尽早针对贫困家庭的儿童进行能力培养,并进行持续性的投入,将极大地提升他们的认知、品性、健康等核心能力。而这些核心能力是产生人类其他能力的源泉,低能会引发辍学、犯罪、持续贫困等主要的社会问题。解决这些问题的根本途径在于提高幼年时期所受的教育质量,培养核心能力。这可以从根本上消除贫富两极分化问题。孩子们无法选择他或她出生的家庭,但社会可以丰富弱势儿童的发展机会。

教育事业的发展方向

中国经济报告:说到投资,中国的教育资金主要来自政府,尤其是地方政府,而地方政府投资的时候最关注的是这些投资能否带来经济回报。因为人力资源投资不易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,所以大部分资金被投向物质资本,比如基础设施。你认为,应该怎样做才能解决这一问题,加强地方政府对人力资本的投资?

詹姆斯·赫克曼:其实不只是在中国,美国的地方官员们注重的也都是有形的政绩,像招商引资或产业发展等。中国教育投资主要来自地方政府财政拨款,这造成了富裕地区在教育上的投资远大于贫穷地区。这种情况在20世纪教育资源匮乏的时代是可以理解的,但现在就不行了。

至于如何解决,我想关键是中国应该建立一种良好的官员责任制度。我们研究发现,通常在教育水平高、劳动力素质较高的地区,实物资本的回报率也很高。这是有真凭实据的。所以,政府考核官员的政绩,不仅要考察这个地区在近期内的经济表现,还要考察其对于人力资本和教育的投资,考察在未来二三十年的经济发展,这样才能使地方官员有更多的激励因素来做这方面的投资。也就是说,在考评地方官员政绩的时候,要考察他所在地区的投资回报率,而不仅仅是看他建了多少项目、吸引了多少外资。

中国经济报告:在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,离不开高质量的教育,你对中国教育事业发展有何建议?

詹姆斯·赫克曼:中国要实现高质量发展,就要求拥有大量高素质的劳动者队伍,提高这一劳动者队伍的水平很有必要。

第一,应该进一步提高中国受教育水平的百分比,并且加大公共教育占GDP的支出。可喜的是,中国的这一比例在上升,但是从世界范围来看,中国人口受教育的程度不仅和美国比还是比较低的,和韩国、菲律宾比较,也是比较低的。所以中国还应继续朝着正确的方向努力。

第二,中国需要加强早期教育和技能教育,平衡各城市之间以及城乡之间的教育水平。早期教育具有更高的回报率,我的研究显示会有14%以上的回报率。因为年轻时学习会更有动力,更有效果。而且,我们做这样的一些投入,能够为以后的追加投资做好铺垫和基础。而且,每个人的特点是不一样的,我们必须要认识到,除了去大学读书以外,对于有些人来说可能更适合职业教育、技能教育。技能教育对于经济发展非常重要,而这往往被忽视。

第三,中国应该改革教育市场,对所有形式的资本开放,以便创造融资条件,让人们不但愿意、而且可以投资教育。在中国,政府的教育支出占到了整个社会教育支出的绝大部分。但是,政府绝不是教育资源的唯一供给途径。虽然刺激教育投资的一个可能方法是补贴,但是政府资源有限,而且有大量其他问题需要解决,大量补贴肯定无法持续。

中国经济报告:教育阶段的技能培养很重要,但中国在这一阶段似乎更重视考试成绩。

詹姆斯·赫克曼:的确,当前侧重于用考试成绩来衡量和提高认知能力,比如PISA(国际学生评估项目)。然而,认知能力只是人生成功所需要的众多技能中的一部分,我们还需要很多“软实力”方面的技能,比如人格技能。除此之外,身心健康、毅力、自信等等也都非常重要。

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